位置:首页 > 投资组合 >

大牌局:两大巨头不断出招,高通苹果谁能笑到最后?

作者: | 发布时间:2018-12-15 19


高通和苹果持续了2年之久的专利战日益激烈。2018年12月18日凌晨,苹果向用户推送了iOS12.1.2的更新,此举被业界解读为规避与高通的专利纠纷。然而高通方面表示,尽管苹果一直以各种方式声称将解决侵权问题,但仍在继续违反禁令。高通将进一步要求中国法院禁止苹果销售最新款旗舰机iPhone XS和XR。


在这场专利大战中,目前双方均摆出了破釜沉舟的态度。分析原因,两家公司均存在不得不坚持的理由。苹果市值从万亿美元高峰滑落,其手机份额面临华为步步紧逼,即将失去全球老二的位置。净利润则受到“高通税”的不利影响,苹果有苦难言。高通方面,与苹果的诉讼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失败将面临其他厂商的群起效仿;另一方面,高通引以自傲的专利墙也在面临对手的全面竞争。这场专利战将走向何方? 新京报记者 马婧 梁辰


苹果推送iOS更新能否规避专利风险?


12月18日凌晨,苹果向用户推送了iOS12.1.2系统更新,除了修复三款新iPhone的部分问题外,还推出了应用强制退出时的新动画。这被业界解读为苹果为了规避与高通的专利纠纷。


上周,苹果针对与高通的专利诉讼发布声明称,为解决任何可能的出于对我们合规性的担忧,下周初苹果会为中国的iPhone用户发布一个软件更新,以解决这一问题。


12月10日晚间,高通宣布,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授予了高通针对苹果公司四家中国子公司提出的两个诉中临时禁令,要求苹果立即停止针对高通两项专利的、包括在中国进口、销售和许诺销售未经授权的产品的侵权行为。


相关裁定书显示,苹果侵犯高通的专利是“计算装置中活动的卡隐喻”,专利号为ZL201310491586.1。简单来说,就是苹果手机双击Home键后进入的界面,可以进行App的切换和退出。这一功能被广泛应用于苹果手机上。


昨日,新京报记者更新苹果手机系统后发现,双击Home键后进入的界面,向上滑可退出某个App,该App的卡片会消失。没有更新iOS12.1.2前,用户进入该界面后,向上滑退出某款App时,该App的卡片会“向上飞出”。


高通公司委托诉讼代理人北京市联德律师事务所律师蒋洪义告诉记者,“我们起诉苹果已有一年多,苹果在开庭中也多次声称很容易通过技术修改来避开这个专利,但在一年多来的诉讼过程中始终没有进行这种技术修改,而且在今年推出的三款新型号中仍然保留这项重要功能。”


针对网传“iOS 12不侵权,因而搭载该系统的目前在售各款iPhone型号不应属于禁令使用范围”的说法,蒋洪义告诉记者,在收到的福州中院转来的苹果福州主体提出的复议申请书以及后续补交的补充意见中,完全没有提出这一主张。


周一,高通执行副总裁、总法律顾问唐·罗森博格表示:“尽管苹果公司一直试图淡化该禁令的重要性,并以各种方式声称将解决侵权问题,苹果公司显然仍在继续违反禁令,这是藐视中国法律制度的行为。苹果公司在诉中临时禁令发布后发表的各种声明,纯属混淆视听,蓄意误导。”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李俊慧告诉记者,高通起诉苹果公司的原因主要是,苹果公司通过施压,迫使其代工厂就生产制造的苹果公司产品,拒绝或停止向高通公司支付专利费,因此双方之间纷争的焦点主要是专利许可合作的问题。


李俊慧称,法院裁定针对的是指定型号的iPhone手机,不是按照iOS系统版本型号确定的。在法院尚未确认iOS新系统不侵权或搭载iOS新系统的旧型号iPhone手机不侵权前,苹果公司还是应该尊重法院裁定,自动履行相关义务,暂时停止进口、销售或许诺销售相关型号iPhone手机。


从法律到硬件:两大巨头不断出招


12月10日,在高通公布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授予的诉中临时禁令后,苹果方面表示,中国消费者仍可以购买所有型号的iPhone手机。将通过法院寻求所有法律选项。


高通表示,中国法院的裁定书在12月12日就已通过专递邮件的形式发送给了苹果,然而却遭苹果3家子公司拒收,导致邮件又被退回。高通方面称,苹果继续在中国市场销售侵权的iPhone手机,这违反了中国法院的禁令。


高通目前已在中国多个法院对苹果公司提出了24件专利侵权诉讼,涉及iPhone产品上实施的多个方面的技术,包括照片编辑、应用程序管理、充电、手机定位、芯片结构等。


12月13日,高通进一步要求中国法院禁止苹果销售最新款iPhone。高通专利诉讼代理律师、北京市联德律师事务所律师蒋洪义告诉媒体,计划使用相同的专利提起诉讼,希望禁售苹果今年发布的这三款新iPhone手机。


这三款新苹果手机其实已经不再采用高通的基带芯片,改用英特尔的相关芯片。


据外媒报道,据苹果公司近日发布的招聘信息显示,该公司正在研发蜂窝调制解调器,也即基带芯片。在一周前发布的一份招聘信息中,苹果表示正在寻找一名蜂窝调制解调器系统架构师。


2017年,苹果挖来了高通副总裁Esin Terzioglu,后者曾在高通工作8年多,并负责技术路线图。专注技术分析的Patrick Moorhead曾表示,苹果要想拥有最好的体验,就必须控制所有的芯片。


在基带芯片上,高通一直是全球老大。其将基带芯片直接集成到骁龙的系统级芯片上,这样做的好处是更高效地运行。苹果因为要使用自己的手机芯片,所以必须配备独立的基带芯片。引入Esin Terzioglu的目的就是希望可以实现集成,从而降耗。


此外,据外媒报道,明年1月份,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将对高通反垄断案进行审理;明年春季将对苹果和供应商对高通的诉讼进行审理。


博弈中苹果的弱点不断暴露


12月17日,苹果股价收于163.94美元。市值为7779.61亿美元。10月初,苹果的股价还在233.47美元的高点,截至目前已经下跌了29.78%。一个月来,苹果蒸发了超过3200亿美元的市值。


此前苹果第三财季(第二季度)财报显示,iPhone当季销量为4130万台,同比仅增长了1%。多家调研机构发布的数据显示,第二季度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华为首次超过苹果排名升至第二,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厂商。


虽然苹果出货量疲软,但是营收仍在增长,这背后是苹果手机售价不断上涨。其iPhone贡献的营收增长了20%,达到299.06亿美元,占苹果公司总收入的56.2%。以此计算,当季iPhone的平均售价达到了724美元。苹果第四财季业绩显示,iPhone销售量为4688.9万部,与去年同期的4667.7万部相比微增长,未能达到预期的4700万。


研究机构Strategy Analytics分析师吴怡雯称,“在2018年二季度,苹果服务保持了强劲的增长态势,这是苹果市值增长的重要推动力。对苹果来说,服务业务的增长,需要iPhone用户基数的保证。在iPhone平均售价不断上涨和竞争压力日益增强的背景下,如何增长和维持iPhone用户基数对苹果而言是一个挑战。”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智能手机厂商只是在通信模块上应用了高通的专利,却要按照整机价格向高通付出专利费,这种模式被叫做收“高通税”。苹果近年推出的手机产品大幅涨价,根据高通专利费模式,涨价带来的收益要被高通割掉一大块。这是苹果越来越不能忍受的。


目前来看,苹果应对高通的主要手段是与高通的竞争对手结盟,比如英特尔。在苹果自研通信芯片未成功前,英特尔芯片是一个不得不采用的方案。


12月初,高通发布了首款商用5G移动平台骁龙855,众多安卓厂商宣布了明年5G手机的发布计划。与高通交恶,会不会让苹果错过第一波5G终端发布的最佳时机?


此前据外媒报道,苹果手机已确定推迟支持5G网络iPhone的发布时间,从原计划的2019年变成了2020年。主要原因是苹果的基带供应商英特尔在5G基带上的进展太过缓慢,英特尔此前公布的5G基带XMM 8160(采用10nm工艺)被推迟到2020年供货。


高通骑虎难下,专利墙还能撑多久?


高通也面临挑战。


此次诉讼只是两个科技巨头长期斗争的一部分。2017年,苹果曾起诉高通,指控其授权费用要求过高,索赔10亿元。


高通面临的麻烦不仅仅是苹果,其对整机收取专利费的方式已引发手机厂商的普遍不满。即使高通诉讼赢了苹果,也可能面临其他手机制造商的潜在诉讼。一旦高通在与苹果的诉讼中失利,则将打破高通长久以来形成的商业模式。目前来看,高通的商业模式已经影响到了收入。


11月8日,高通公布了2018财年第四季度报告。从财报来看,高通有两个部分收入来源,一个是技术授权集团(QTL),另一个是CDMA技术集团(QCT)。QCT营收为46.47亿美元,基本与去年同期的46.50亿美元持平,而QTL营收为11.38亿美元,同比下滑6%。


从净利润来看,QCT同比下降18%,在营收所占比例也从21%下降至17%;QTL同比下降11%,所占比例从68%下降至65%。这一财季,高通同比转亏,净亏损为4.93亿美元,而去年同期净利润为1.68亿美元。


另一方面,高通凭借多年积累的专利墙不再难以翻越,其竞争对手正日益强大。大部分基带芯片竞争者来自于亚洲,联发科占市场约四分之一的份额,而三星和华为两大智能手机制造商,也为自己开发芯片。


高通凭借着许多基础专利,主导了3G、4G无线网络的标准制定,并且在进入5G周期时,仍然在专利持有者名单前列。


华为、诺基亚和爱立信等公司也在争夺专利,这有助于推动更为复杂的交叉专利授权。更重要的是,爱立信和诺基亚公布的专利授权模式都是固定费用,和整机价格无关,只有高通仍坚持按照整机价格的一定比例收费。


2018年8月,诺基亚公布统一费率3欧元,而爱立信曾公布一个浮动价格区间,即每部5G设备收取2.5至5美元许可费,而这取决于手机的价格定位。对应的是,高通计划对单模5G手机按照批发价的2.275%收费,而对多模按3.25%收费,整机销售价上限下调至400美元。


华为是仅剩的未公布许可费率的大型5G专利持有者。2018年6月,该公司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曾表示,尽一切努力降低5G专利的许可费率,以及5G专利持有者应该确保他们的累计专利费率比4G更低、更透明。


专利战最终走向何方?


从2011年发布iPhone 4S开始,高通就成为苹果基带芯片供应商,也就是说,苹果已经向高通缴纳专利授权费长达7年,而这几乎跨越了3G和4G两个通信阶段。苹果通过谈判,已将每部手机缴纳的费用降至十几美元。


2016年12月底,韩国公平交易委员会宣布,高通滥用市场垄断地位,强迫手机厂商为一些不必要的专利支付费用,决定向高通开出约8.54亿美元的罚单。


在这件事三个星期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对高通提起反垄断调查,三星和英特尔两个直接竞争对手配合了这起调查,后者希望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迫使高通下调专利费用。三星不仅是高通芯片的最大客户,也是高通这一领域的竞争者。


高通表示,苹果可能是这两起诉讼背后的幕后推手,从而决定不再向苹果返回原本承诺退还的10亿美元专利授权费,双方合作关系就此破裂。2017年1月,苹果将高通起诉至美国加州南区联邦地方法院,指控其垄断无线芯片市场,并控告让其损失10亿美元。


截至2018年6月中旬,苹果和高通在全球打了50多场专利官司,分布于6个不同国家的16个司法管辖区。


高通曾乐观估计这些诉讼只是苹果寻求降低授权费的商业行为,但目前看来,双方的专利官司已经转向更为强硬的对抗。不过,和解仍是主流的分析师观点,因为漫长的诉讼周期是双方都不想要的,起诉只是手段,让双方重新回到谈判桌前才是最终的目的。


此前,苹果曾借此获得更大的利益。2015年和2016年,苹果先后向爱立信和诺基亚发起诉讼,要求以公平原则降低专利授权费。这两次起诉都以双方迅速达成和解而结束。对高通而言,显然不想让苹果起诉发展成为全行业事件。


2016年,英特尔就已经成为苹果的调制解调器芯片供应商。只不过当时发布的iPhone 7中,使用高通基带的产品,网速可达600Mbit/s,而使用英特尔产品的网速最高只有450Mbit/s。为了平衡不同的产品,苹果值得做出性能限制。这一惯例延续到了2017年的iPhone 8。


如果苹果不妥协,在自研能够支持量产前,都将受制于英特尔的技术研发进展,而如果全部采用英特尔的产品,苹果将陷入又一个单一供应商的不可控局面。


新京报记者 马婧 梁辰 

编辑 徐超 校对 张彦君

更多>>精品推举